您的位置是: 那一刻 - 周边故事

深圳原消防局长设小金库 花104万买黄花梨

人气:3093 来源:新浪收藏 发布于:2015-10-15 10:50:14

  核心提示:公开设置“小金库”勾搭企业骗帑币深圳市消防局违纪问题牵出系列特大窝案串案,涉案金额4000多万,9局座被立案作者:黄怡李亚坤2014年底被纪委宣布查处的谢卓浩,曾任深圳市消防局局长,福田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被称为深圳警界十年来查处的最高级别官员。谈到局里“小金库”,他说: ...

  公开设置“小金库”勾搭企业骗帑币

  深圳市消防局违纪问题牵出系列特大窝案串案,涉案金额4000多万,9局座被立案

  作者:黄怡 李亚坤

  2014年底被纪委宣布查处的谢卓浩,曾任深圳市消防局局长,福田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被称为深圳警界十年来查处的最高级别官员。谈到局里“小金库”,他说:“我觉得自己只管有得用,如何变通是分管领导的事”。

  与有的单位私设“小金库”不同,深圳市消防局乃是与企业签订虚假合同,明目张胆地骗取财政资金,甚至通过局长办公会向业务处室摊派任务,领导班子集体深陷其中。省纪委、省监察厅最近一期的《广东党风》杂志披露了其案情。

  深圳市纪委与市检察院组成的专案组根据“小金库”涉案人员提供的线索,“拔出萝卜带出泥”,引爆了深圳市公安局、市发改委、市财委、市警校、市特建发股份公司等一系列违法违纪案件,涉案金额达4000多万元。目前,已立案44人(其中局级9人、处级16人),移送司法机关20人(其中公职人员15人、社会人员5人)。

  央求企业签假合同骗取1200万元

  2012年底,深圳市消防局为了应付年度财政预算执行情况检查,采取突击花钱的方式套取财政资金,设立“小金库”。

  该局财务科原负责人谢永春是关键的幕后推手。此人号称懂茶、懂酒、懂古玩、懂木头,很多时候主动拿小金库的钱给领导花销,深得局长谢卓浩、副局长刘跃红信任。

  尝到甜头的市消防局通过局长办公会向各业务处室公开摊派任务。为了套取资金,市消防局上门央求相关企业签订虚假合同。据查,到案发止,该局与近30家企业签订了虚假合同。

  在与深圳市某实业有限公司签订虚假合同时,对方提出收取45%的巨额费用。市消防局经办人认为不合理拒绝后,该老板直接表示:“反正你们都是套取国家财政资金,我不同意,你们就一分钱也得不到。”

  最后,市消防局领导同意了这一要求,致使仅一个项目就被这一企业侵吞了财政资金近240万元。此后,市消防局还多次与该企业签订虚假合同,涉及金额600多万元。在前后一年多时间内,该局共违规列支财政资金约1200多万元人民币,套取868万余元存放于消防局民警个人账户,形成“小金库”,其余330万余元财政资金被相关公司以税费、手续费的名义侵吞。

  局长花“小金库”104万买黄花梨家具

  “小金库”成了“唐僧肉”,该局领导班子成员找各种理由,争抢着花钱。有请老领导的、有沟通工作关系的、有上街买东西报销的,甚至还有回家看父母的……其中,410余万元被市消防局部分局领导及财务人员瓜分。

  局长谢卓浩用104万元人民币购买海南黄花梨家具自用,贪污现金50万元港币及价值10万元人民币的购物卡。副局长刘跃红从中用15万元人民币购买红酒,7.8万元人民币购买红木家具,贪污现金21万元港币;综合处处长李金山涉嫌贪污使用近70万元,谢永春和会计张伟宏共同贪污现金72万元人民币,并有400多万元在短时间内被请客送礼,大肆挥霍。李金山每周都要买烟买酒,酒要有年限的好酒,烟要高档名牌香烟,吃要上档次有特色的好菜。仅2013年7月份,市消防局用小金库支付门前小店的烟酒钱就高达60多万元。

  “小金库”的钱还被用来“打点”关系。为了项目能顺利通过审核立项,逃脱监管,市消防局向市发改委和市财委相关部门个别主管人员送钱送物。谢永春分别一次送给时任市发改委投资处副处长王某峰10万元和15万元人民币。每年在中秋、春节两节,谢永春等都分头带着红包到市发改委、市财委上门拜访,有时只要有业务接触的见人就发,甚至连具体发给谁了,他们本人都不记得。

  对此,谢卓浩和刘跃红都表示,“深圳的消防体制是全国独一份,是公安编制,其余皆是现役编制”,由此“和上级部门沟通、搞好关系”也就成了市消防局小金库设立的重要借口和开支之一。

  案发后,他们装病、绝食、销毁证据

  据了解,谢卓浩到福田分局上任后,还想继续搞小金库。在被相关领导强烈反对后,只好偃旗息鼓。

  等到深圳市消防局“小金库”问题暴露后,一些涉案人员为逃避罪责,纷纷隐 匿 证 据 ,订立同盟。案发当晚,该局分管财务的领导匆忙与谢永春商讨对策,统一口径,并要求张伟宏销毁小金库的账本,转移赃款赃物。

  《广东党风》杂志披露,谢卓浩利用自己多年的刑侦、预审经验,四处打探,托人讲情。他将放在家中的黄花梨家具搬回办公室,制造非私用的假象。在谢永春不同意的情况下,通过谢永春的司机偷偷把贪污的50万港币放回谢永春的保险柜内。在纪检机关谈话之初,两次装病倒地。

  刘跃红多次鼓动谢卓浩,托关系,找门路,企图影响案件走向。在谈话中,甚至以绝食来对抗调查。

  相关新闻

  牵出的9局座都是谁

  深圳市警校腐败案或牵涉其中

  据悉,深圳市消防局“小金库”案引爆的特大窝案串案,已立案44人(其中局级9人、处级16人)。这9名局座都是谁?除已被通报查处的谢卓浩外,南都记者了解到,深圳市警校腐败案或也牵涉其中,导致深圳市公安局一名退休副局级干部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被开除党籍,并降为科员待遇。其余7名局座立案情况尚不清楚。

  唯一被披露的局座目前待审判

  去年2月深圳市消防监管局腐败窝案爆发时,谢卓浩已升任福田区公安分局局长,该局局长之位一直空缺。

  在此期间,举报开始爆发。但知情人透露说,举报并不奏效,刘跃红升任局长已在内部进行公示。去年2月,福田检察院介入侦查,最初卷入案件的只是谢永春及一名财务人员,涉嫌贪污小金库内资金。

  谢永春早年毕业于深圳警校,是一名退休多年的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司机。谢永春被查处后,该局建审处处长、副处长以及下属科长等悉数一锅端。最终波及到已调任福田分局的谢卓浩及尚是消防监管局副局长的刘跃红。

  谢卓浩落马时系副局级干部,他目前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审查起诉,也是本次系列腐败窝案中9名被立案的局座中唯一被公开披露的局级官员。

  据了解,谢卓浩不好女色,信佛信风水,上任福田公安分局局长之位不久,便改了分局大门朝向。平素在全局大会上也乐于分享个人的修佛所得。

  警校工程案被意外牵连出来

  就在消防局一案调查同期,深圳警校工程腐败案被意外牵出。调查显示,2006年深圳警校扩建,工程预算高达亿元。最后被一名挂靠在建筑公司名下的年轻女人孙水拿下,项目随后转手他人施工。腾挪之间,孙水从中获利2000万元。

  目前尚不知消防监管局一案是如何牵出警校工程腐败案。但孙水与消防局案件中的谢永春相识,谢曾将工程老板介绍给孙水。

  深圳市公安局原政治部副主任、警校校长崔占君以及原警校行政科长杨卫国被查出收受了孙水给予的贿赂,为孙水获得工程提供了帮助。两人均已经获刑。但两人的获刑,仍不足以说明孙水缘何取得警校工程。

  南都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孙水的另一重秘而不宣的背景是,她的老公也是一名警务人员,现任深圳某派出所所长。不过孙水对南都记者表示,她与老公已经离婚,对于承揽工程时是否离婚,她未正面回应。

  深圳市公安局一名已退休多年的副局级干部,在案发之时,也被带走调查。知情人称,这名副局级干部事后获得自由,但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被开除党籍,并行政降级,从副局级待遇降为科员待遇。深圳市监察部门向南都记者证实政纪处分的事实。深圳市纪委则未予回应此案的情况。

  分析

  预算机制存漏洞成“小金库”推手

  “小金库”肇因竟是年底“突击花钱”

  历来“小金库”案件,相关单位、相关人员莫不是偷偷摸摸、遮遮掩掩。然而在本案中,市消防局却是明目张胆地骗取财政资金。更有甚者,部分民警也以局领导班子为榜样,你弄小金库,我就收贿赂。在此次系列案中,市消防局就有9人被移送司法处理。

  《广东党风》杂志文中认为,无论是市消防局的内部监督机制,还是相关单位财政预算的立项审核、资金拨付、项目执行情况的监督,都形同虚设,使得心存不轨之人在制度关卡面前顺利通关,如入无人之境。

  预算机制存在漏洞,制度设定不够科学,也是本案发生的重要原因。根据相关规定,把上一年度预算执行情况作为下一年度的预算编制的基础,如果某一单位年末结余资金量较大,将会影响下一年度的预算指标。一些单位为了保住资金和指标,往往采用一些方式在年末突击花钱,将预算指标用完。

  深圳市消防局小金库形成之初,就是因为在2011年年底,因预算执行不力被批评,为尽快执行财政预算,谢永春提议采用与相关公司签订虚假合同,虚构执行进度,将财政资金先拨付给相关公司,以此方法来完成财政预算的执行。

 关键字:花104万买黄花梨 

更多行业动态

更多技术文章

更多网站公告


京ICP备13002632号